© 我是二胖啦啦啦|Powered by LOFTER
主业写二狐日常,副业看别人被二狐日常虐,你们敢不关注我,哼。
一只想睡凯凯的大胖砸。
别把舍不得当成离不开。



前几篇戳这儿:个人文章汇总


前情回顾:蔺靖二人决定将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好友梅长苏,但缺心眼的阁主选择了过于直接的措辞。萧景琰会罚蔺晨跪搓衣板吗?

 


十六、用浪漫去款待,这个残酷时代

 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苏宅,梅长苏客气的给二人倒好茶水,自顾自的品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举起茶杯,偷偷的向坐在自己身旁的蔺晨使眼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蔺晨收到,点了点头,示意他放心,然后抓起萧景琰的手,十指紧扣,放在小桌上,对着梅长苏开了口,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二人昨日圆房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噗。”萧景琰从手被牵住就有些慌,扭头看蔺晨要做什么,听到这话,一个没忍住,刚入口的茶一滴不剩全喷上了蔺晨的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噗。”梅长苏忍了几秒,看到了景琰的样子,终是耐力不够,也喷了对面的蔺晨一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噗。”飞流觉得这个游戏十分有趣,自己跑过来,灌了一大口茶,学着苏哥哥和水牛的样子,对着少阁主进行了三次伤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蔺晨上半身都湿哒哒的,转过身撅着嘴求他的小美人儿安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一脸嫌弃,还就着蔺晨未被弄湿的衣角,把自己刚被误伤的手擦了擦,之后躲得老远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蔺晨活得憋屈啊!”仰天大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看着自己的这二位好友“恩恩爱爱”“甜甜蜜蜜”“臭不要脸”的样子,也放了心。随便聊了些无用的话,便把他们赶了回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回了宫的小皇帝又马不停蹄的忙了起来,留蔺晨一个人在寝宫里无聊的转着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太后宫里的公公求见,说是太后新做好了陛下最爱吃的榛子酥,请陛下移驾去尝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蔺晨说着陛下不在,打发走了公公。却又坐立不安,想了想,拿起画满了二人心意的那两幅画,起身向太后宫里走去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忙完便立刻回来找蔺晨,听宫女说他去了芷萝宫,又想起他早上在苏宅口无遮拦的举动,吓出了一身冷汗,急急忙忙跑去母后宫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进门的时候,他的母后跟蔺晨聊得正在兴头上,只是朝他点了点头,连招呼都没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默默坐到蔺晨旁边,听他们二人从医术草药聊到煮饭技巧,萧景琰完全没有插嘴的机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聊着聊着停了下来,蔺晨抓起面前的榛子酥,熟练无比的递到了发着呆的萧景琰嘴边,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嘴,我向太后娘娘请教了做法,刚出炉的,要是好吃了,以后我做给你吃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一辈子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大惊,张嘴想骂,就被香喷喷的榛子酥塞了满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!!!”三两下吞了榛子酥,扯着蔺晨的衣袖,低声吼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太后看着二人,笑的合不拢嘴,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啊,我觉得蔺晨公子是极好的呀。我这个傻儿子,若是随了他,我便也放心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蔺晨拽着彻底蒙圈的萧景琰出了芷萝宫,手里还提了满满一盒的榛子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跟母后说的?”回了神的萧景琰拽住蔺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如实说的啊。我给她讲了个故事,一头臭脾气水牛跟一只疯癫鸽子的故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上次把我讲睡着那个?”萧景琰斜着眼表示不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母后有句话说得特别对。”蔺晨捶胸顿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你改口倒挺快啊,直接叫母后了。她哪句话特别对了?”萧景琰疑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有个傻儿子啊。”说着人已经跑远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我今天带刀了!别跑!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希望身旁有个人,有个如你一般的人。如山间明亮的清晨,如道路上温暖的阳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皇帝与大夫愉快又幸福(不要污,是幸福)地生活在一起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醒醒,在这里睡容易着凉。”阿诚将双手放在明楼的双肩上,轻轻摇了摇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,看了看眼前的镜子,镜子里,阿诚关心的看着自己,眼睛里有星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啊,我刚做了个梦,梦里面,你是个又傻又呆的小皇帝。”明楼反手搭上放在自己肩上的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那大哥您呢?”阿诚饶有兴趣的眯起了眼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个到处骗人的江湖郎中。”明楼被自己逗乐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您这么能忽悠人的样子,当个江湖郎中再合适不过了。”阿诚撇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明楼详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,故事的结局是什么?”阿诚装的一本正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当皇后。”明楼跟着一本正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阿诚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楼看着那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也不生气,反而过去环住那人一只手臂,弯腰靠在那人怀里,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妾累了,就寝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阿诚笑得更停不下来了,已经躺下了,却还不停地笑,笑到全身都在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明楼被笑的烦了,翻身压上那人。那人眼睛里还有雾气,被他这么一吓,就瞪大着那双满是雾气的大眼睛,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错了我错了,我不笑了还不行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

(你们懂的。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带你去吃榛子酥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END


番外

番外二


其他文在这儿:个人文章汇总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别划了,真的完了。

屯文看的小伙伴也可以放心看啦。

楼诚的彩蛋大家看得还开心么?

po主484 特!别!甜!

好嘛好嘛,说你们爱我,

明天就还有小番外,

像 明家小剧场 这种的。

要爱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