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我是二胖啦啦啦|Powered by LOFTER
主业写二狐日常,副业看别人被二狐日常虐,你们敢不关注我,哼。
一只想睡凯凯的大胖砸。
别把舍不得当成离不开。

* 我坑品真的还不错

* 琰琰今天上线了么?

* 可以戳文章名字tag看上一章哟

* 因为做目录好麻烦【喂】



二、


福利院的嬷嬷给每个孩子都起了个洋气的英文名,做成一张张小标签,挂在胸口。那几天,小盆友们得了新名字,全都昂头挺胸,等着别人来问,然后用自己并不标准的发音,骄傲地念出自己的英文名。

有了新名字,就有了存在感,似乎,在这个世界上,就有了依附。那简简单单几个字母,代表的,是我。

 

石太璞挂着小标签冲进道观,师兄弟们早发现这孩子今日与以往不同。他双手叉着腰,眼里盈着光,小嘴巴紧紧闭着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抑住嘴角上扬的弧度。

平日里喜欢“调戏”他的胖师兄走过来,夸张地捏起他胸前的标签,夸张地扯着嗓子喊叫着,

“哟!咱小石脖子上挂了啥新奇玩意呀?”

周围的师兄弟们围将上来,连师父也放下手里的书,笑着看向石太璞。

小石的腰板挺的更直了。

“这是我的英文名!”

“哟,这么厉害呀,我们都不认识呢?石老师,教我们读读呗。”

“好!撕胎噗。。。”

“噗”“噗”“噗”


七、八岁的孩子,正是换牙的时候,此时的小石同学,正值传说中“豁豁漏气”的年纪。好面子的宝宝只能装高冷,不说话,不笑。不敢说话,不敢笑。秀气地连吃饭都捂着嘴。

这次愣是没来得及把小爪爪从腰间收回来,一不留神就咧着嘴暴露了秘密。

Stype,嬷嬷按“石太璞”三个字的发音,起的洋气的英文名。奈何小石一嘴听起来像陕西话的英文口音不说,还缺颗门牙,尾音的闭口爆破音听起来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还像笑出声的“噗”。大家被萌到笑喷,发出真正意义上的“噗”。

在一阵混乱的笑声里,小石同学捂住了嘴,羞红了脸。

师父出来轻咳两声,众弟子立刻止住笑,低下脑袋与自己的脚趾头“面脚相觑”。

石太璞感激地朝师父笑笑,小心翼翼的,没露出牙齿。

师父像是收到了他的心意,也朝他点头示意,然后开了口,

“整那么些人看不懂的洋玩意儿干啥?你以后就叫噗噗了,我起的,顺便当你法号。”

“法号,噗哈哈哈哈。”弟子们笑到癫狂。

    

人嘛,总有那么几个不称心的昵称或者外号,你越糟心,身边的人就叫的越欢。“噗噗”便成了石太璞同学的命门,提一次炸毛一次提一次炸毛一次。。。

胖师兄爱死这个名字,也爱死听到这名字之后的炸毛噗了。师父,在什么时候都是师父,都6到飞起。

 

就算是这么丢面儿的事儿,我们噗噗也就只气了3.57分钟,往后还是屁颠屁颠跟着师父。

所以这次,事情大条了。

 

上大学意味着什么?

 耍帅撩妹儿摇一摇,赤膊裤衩儿LOL。这些会有,当然有些人只有后者。不过入学的第一课,是军训。

 军训意味着什么?

瘦一圈儿,黑仨色号,以及齐穴(太阳穴)超短发。

短发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石太璞要把自己那捧引以为傲与众不同的长发给咔嚓掉。意味着石太璞,生,气,了。

    

嬷嬷劝,校长劝,院里的其他小伙伴劝,师兄弟们劝,都没用。石太璞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绝食抗议。

绝食?这可是石太璞能想到的最严重的抗议方法了。毕竟是石以食为天、为地、为空气、为万物的石太璞啊。

嬷嬷没辙了,请来师父。石太璞开了门,把自己裹进被窝,留下一句傲娇的“哼”,把师父准备劝他的腹稿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十分钟过去了。

二十分钟过去了。

石太璞每隔五分钟偷偷出来换气,顺便偷偷看师父在做什么。师父倒是镇定,闭目养神,一动不动。

就这么过了一个小时,石太璞甩开了被子。困了。睡着了。

又这么过了一个小时,师父睁开了眼睛,“小兔崽子,我一缺觉的老年人,还能熬不过你了。哼。”

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看着刃就不怎么利的剪刀,师父“嘿嘿”笑着爬上了石太璞的chuang。

 

第二天,石太璞洗脸照镜子时,哭了。

十七、八岁,一米八个头的大小伙子,哭了。师兄弟安慰他,没事没事,都是为了学业,都是为了建设祖国。。。

“不是,主要是师父这手艺太差了,”石太璞摸着自己坑洼不平的头毛,

“太特么丑了。被自己丑哭了。”

 

开学前这么一闹,似乎离开自己久住的地方也就没那么难过了。石太璞拖着行李,在清晨无人的街道对着福利院和道观各行一深躬。扭头抹抹眼睛,走了。

 

几个小时之后,大一新生石太璞提着大包小包、棉被脸盆,怀里揣着一把桃木剑,端端站在校园门口,甩手撒下一纸黄符。只见那符被突如其来的一阵邪风吹走,隐在了树梢间。

“此地于我,定有一场大劫。”

抬头瞥见那符又被吹起,飘着飘着糊在了一只正在校门边打盹儿的猫咪脑袋上,那猫咪被惊醒,蹭的一下跳开老远,弓着背炸着尾巴发出“呼噜呼噜的”恐吓声,诈着出了几次手,发现黄符毫无抵抗能力,那猫便一鼓作气,冲上去把符撕了个稀巴烂,满意地哼唧两声,钻进树丛里,不见了。

“此地于我,定有一场大大大大大大劫。”

 

“表哥,你这发型,你这衣服,什么路数?Cosplay?拿这么多东西也没让司机帮搬一下么?”

看着不远处跟自己挥手,笑的一脸灿烂的两个陌生人,石太璞觉得,劫难开始了。